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顾晓阳 > 文章归档 > 2020年11月
2020年11月23日 10:17

顾晓阳 :我的洛杉矶“湖街客栈”

顾晓阳 :我的洛杉矶“湖街客栈” 1.   我在东洛杉矶的湖街(Lake Ave.)上住了十三年。那是一个带两间卧室的公寓,西窗外的湖街有四条车道,很宽阔,是条长长的坡道。往北再过六七个红绿灯,就是山。往南过了210高速路,有科罗拉多大道,热闹繁华的帕萨迪纳“老城”商业区就在这条大道上。   刚住没多久,就给我来了个下马威。1992年洛杉矶南区暴动,非裔攻打韩国人社区,使整个大洛杉矶地区扰攘不安。我们这里离南区很远,比较安静,只有南方的天空乌涂涂...
阅读全文>>
2020年11月09日 09:15

顾晓阳|绝命之前:顾城谢晔在洛杉矶

顾晓阳|绝命之前:顾城谢晔在洛杉矶

       199396日,孟悦和明凤英从旧金山开车回洛杉矶,我托她俩捎上了顾城和谢烨,下午五、六点钟,到了我家。本来他们只是从这儿路过,第二天转机回新西兰,没想到因签证和机票问题,一下住了十五天。921日,离开洛杉矶去塔西提,住一夜后飞奥克兰,再渡海回到了自己的家——激流岛。108日,顾城杀死谢烨,上吊自杀。

 

       6日那天我在华人超市买好了冻羊肉片,留孟、明一起吃涮羊肉。顾城戴一顶帆布做的西式礼帽...

阅读全文>>
2020年11月06日 14:13

顾晓阳 | 洛杉矶:乡愁变成了数码的

顾晓阳 | 洛杉矶:乡愁变成了数码的

 

1

大概在1991年年到1992年间,我经历了一次精神危机,不深刻,也不是特严重。多次在深夜睡梦中醒来,再也睡不着。印象最深的是在圣迭哥我姐姐家过周末,凌晨3点多,我醒了,轻轻走到房门外,坐在台阶上抽烟,思绪万千。我现在算个什么呢?一日复一日单调地循环着,没有任何意义。日常生活像看不见的蛀虫,星星点点偷蚀着我的生命,恍惚之间,已吞去一大块。日子如同失业者口袋里的钞票,花一张少一张。我的人生目标从未变过...

阅读全文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