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顾晓阳 > 个人分类 > 未分类
2020年08月26日 18:15

顾晓阳 | 北京野史录:诗人逸事

顾晓阳 | 北京野史录:诗人逸事

  八十年代,北岛在外文局《中国报道》杂志为编辑。贵州欲办一诗刊,邀其任主编。北岛念顾城无业,乃荐城代己。贵方亦应之。时顾城已婚,与妻谢烨居父母家中,煮字为生,入不敷出;闻有此任,亦以为佳。是所谓皆大欢喜者也。约期赴贵州。北岛送至火车站,殷勤叮咛,照拂周至。北岛固年长于城七岁,城又荏弱似弗能理于事者,故待城如弟,而城亦恒依之。城十岁能诗,自负其才有睥睨当世之慨。汽笛鸣,火车将动,北岛忽忆一事,谓之...

阅读全文>>
2020年08月22日 11:33

顾晓阳 | 1978 : 我的高考

顾晓阳 | 1978 : 我的高考

  我复员回到北京时,是带着伤回来的。复员前在炊事班,有一次蒸包子,笼屉巨大,得几个人抬到大铁锅上。到了锅前,我双手抬着笼屉,背身蹬上灶台,往后挪,一脚踩进沸水翻滚的大铁锅里。当时是冬天,穿着大头皮鞋,开始还说“没事没事”,不一会,刺啦刺啦地疼,站不住了。左脚脚踝处烫出一个十厘米高、约五厘米宽的烫伤,很严重。直到回北京,还是一瘸一拐的。

  这是1978年3月下旬,离高考还有四个月。

 

1.

  我...

阅读全文>>
2020年08月20日 15:00

顾晓阳 | 留学日本的生活及房东井口大叔

顾晓阳 | 留学日本的生活及房东井口大叔

1.

  我上中学学的是俄语,基本上只会说“我爱北京天安门”“毛主席万岁”和“缴枪不杀”。后来中苏两国老打不起来,“缴枪不杀”就忘了。“我爱北京天安门”好像动词有阴性阳性的问题,日久也二糊了。只有“毛主席万岁”牢牢记在心间,而且派上了用场。

  我在东京圣保罗学院学日语时,班里同学大部分是台湾人,也有少数马来西亚华人和大陆人。有一天日本老师说:“台湾人和马来西亚人都会讲几句英文,只有中国人不会。”...

阅读全文>>
2020年08月14日 18:06

顾晓阳:我的国际友人们|两个美国小伙子

顾晓阳:我的国际友人们|两个美国小伙子

  1.

  1987年夏,两个美国小伙子来到北京,考察中国电影。小淀把他们介绍给我,我是电影杂志的编辑,也算一个访谈对象。

  他俩二十多岁,都是名校出身,一个学的是国际政治,一个好像是哲学专业,因为热爱电影,毕业后在好莱坞找到工作。艾伦是犹太人,留着一把大胡子,开朗、聪明、善于交际,他的理想是当导演。吉姆长得秀气,比较腼腆,话少一些,志在写剧本。他们此次是从一个基金会申请到一笔钱,来进行考察的。

...

阅读全文>>